打印

审稿人拍脑门说你工作已有人做过,怎么办?

审稿人拍脑门说你工作已有人做过,怎么办?

喻海良,2016-03-04

前几天,写了一篇博文《猖獗,当着审稿人的面学术不端 》。文中指出对结果进行编辑、修改是一定不行的。有人说,修改一下误差范围,平均值没有变,这不算编辑数据。可见国内不少学生目前尚不知道如何真正地从事学术科研工作。比方说,一个数值为10±5,那么最大值到达15,最小值为5。如果后面的“5”可以修改为“1”,那么最大值只有11,而最小值也有9。如果非要认为后者数据和前者数据一样有效,我建议从小学重新学起。当然,就这篇博文后出现的争论,我个人认为国内学术规范性教育依然值得加强。

正常情况下,审稿人都不会恶意去为难作者。确实,大家都很忙,答应帮助编辑部去审理一篇论文,都是表明愿意“奉献”的。如果工作还可以,审稿人都会善意对待。也因此,如果对待审稿人的问题不给与足够的重视,耽误事的一定是作者自己。年前,我自己就经历了这样一次。我有一篇论文投稿给了MSEA,第一次审稿人给了13个问题和建议,针对他的每一条建议,我做了认真详细的回复,就评审建议回复就足足写了“12页”。审稿人对我第一次回答还是很满意,但是,就里面的一个小问题再次提出修改建议,让我对论文的某一个小问题进行修改。说实话,看到审稿意见时,我乐坏了。我对我的室友说,这篇论文应该很快就能够录用了。于是,第二天就动笔修改,不到一个礼拜就递交上去了。心想,就这样一个小问题,没有道理不很快被录用吧。结果,第二天去查看投稿系统,编辑送给审稿人了。结果很快,不到一个礼拜,收到了审稿人的建议,他很不满意我的修改。“The authors havenot critically analyzed the manuscript based on the comment provided.There still are several areas to be changed e.g.…”看到这个评论,傻了。上一次修改意见只有一句话,这一次修改建议反而多了不少。没有办法,只得再次认真对待这篇论文了。于是,我自己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对论文进行了认真的修改,然后,发给所有作者,让他们对我的修改进行详细的检查,别再让审稿人发现不满意的地方了。在大家的帮助下,论文最终才得以录用。有时候回想,如果第二次修改的时候,我多花上半个礼拜,修改后,让所有作者都帮助检查一遍,不至于再延迟两个月接收的。这篇论文刚刚在期刊网络版上线,题目是“Annealing effect on microstructureand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Al/Ti/Al laminate sheets”(http://dx.doi.org/10.1016/j.msea.2016.02.087)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下载看看。

当然,审稿人不是上帝,他们也可能说出一些让作者头疼或者非常不满的问题。虽然他们提出的建议,作者有必要认真对待,但是,如果审稿人提的建议非常不合理,作者还是可以做出自己的回应。最近还有一篇论文刚刚录用网络版上线。Microstructure evolution of accumulative roll bondingprocessed pure aluminum during cryorolling(点击http://journals.cambridge.org/repo_A10Rs1cl4.3idk,或许还可以下载到论文的免费版本)。在这篇论文外审过程中,有一个审稿人提出了一条审稿建议,让我非常生气。在路上遇到论文的另一个作者,我就对他说,这个审稿人提的建议有些无从修改,而且一看就是非常消极。当时的评语如下:“Theauthors’ main finding is not new. The similar results are already available (have beenreported) and I suggest the authors to check more closely by doing literaturesurvey.”审稿人根据自己的经验,认为有人已经做过相关放向的研究,但是,他没有给出具体的参考文献,只是让我自己去查参考文献。我相信所有的作者,如果看了这样的外审建议,只有一个,恨,想咬人。当然,这位审稿人虽然给的这个评价很难以让人接受,但是,他的其他建议都是非常有帮助的,对论文质量的提高有很多帮助。同时,幸亏另一个审稿人对这篇论文给予了高度评价,编辑给了我大修改的机会。我自己在这个领域也做了一些年了,年年写论文,年年看文献。从来不知道有人已经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了。没有办法,我利用关键词,在google和SCOPUS数据库中进行检索,发现就没有一篇论文报道过相关研究内容。最后,在回答审稿人问题的时候,我把数据库检索的截屏写到了修改说明里面,如下:“Inaddition, we also used “SCOPUS” and “Google Scholar” to index “ARB/accumulativeroll bonding & cryorolling”. There are no results as shown in Fig. A. Thus,we believed that our reported results in this manuscript are novel.”当然,结果还是很完美,论文最终录用了。

Fig. A. Index keywordsfrom SCOPUS

对待论文外审意见,绝大部分情况必须认真对待。千万不能够让他们心情不好。当然,如果真的没有办法让他们满意,就必须据理以争。

TOP